<nav id="ku0mo"></nav><dd id="ku0mo"></dd>
<sub id="ku0mo"><listing id="ku0mo"></listing></sub>
<sub id="ku0mo"><listing id="ku0mo"></listing></sub>
<tr id="ku0mo"><source id="ku0mo"></source></tr>
<sub id="ku0mo"></sub>

  • <nav id="ku0mo"><optgroup id="ku0mo"></optgroup></nav>
        <sub id="ku0mo"></sub>
        <dd id="ku0mo"></dd>
      1. 歡迎光臨悉尼協議研究院網站!

        咨詢電話:16601035877 郵箱:wfqzmyq@126.com

        OBE教育

        悉尼協議研究院推薦:從聯系中看MOOC、微課和微課程

        發布:悉尼協議研究院  點擊:

        20108月,比爾·蓋茨在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論壇(Techonomy Conference)上預言:未來五年,網絡將成為最好的學校。不到三年,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規模開放網絡課程)、微課、微課程接踵而來。源于斯坦福的Udacity、Coursera,以及麻省和哈佛聯手創辦的edX——領軍全球的MOOC三大主流機構攜越來越多的加盟大學進入網絡課程。比爾?蓋茨的預言提前成為現實。

          MOOC與微課、微課程是相互聯系的,云計算為它們提供了大行其道的可能性,翻轉課堂則為它們創立了現實的網絡課程范本。MOOC就是在可汗學院翻轉課堂成功實驗的基礎上獲得靈感,又如海嘯與風暴般席卷世界,放大可汗學院翻轉課堂效應。

          中國和世界也是相互聯系的。北京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中國名校開始走向MOOC。上海市成立了上海高校課程資源共享平臺, 30所高校的學生可以在平臺上選課,7門課程實現校際學分互認。中小學在高校引領下,很快從翻轉課堂中汲取營養,在MOOC風暴的激情催動下進軍微課與微課程,義無反顧地加入以翻轉課堂、MOOC和微課程為前奏的大數據變革教育的行列中。

          微課、微課程在字面上僅一字之差,但兩者有著明顯的區別與聯系。微課是微型課的代名詞,來源于現實的課堂教學模式,是課堂教師授課的濃縮、搬遷與改版,本質上屬于教師為中心模式。從教育技術視域考察,微課屬于新一代教學課件范疇。微課程則是微型課程的代名詞。其靈感來源于可汗學院的翻轉課堂實驗,是將原有課程按照學生學習規律,分解成為一系列具有目標、任務、方法、資源、作業、互動與反思等在內的微型課程體系。上海師范大學黎加厚老師在《中小學信息技術教育》2013年第4期《微課的含義與發展》一文中指出:“‘微視頻(指微課——筆者注)需要與學習單、學生的學習活動流程等結合起來,才是一個完整的微課程;如果離開了學生的學習活動,僅僅是錄制的一段教師上課講授活動的內容,實質是一段視頻記錄的課堂教學實錄,可以作為一段學習材料,沒有形成微課程的系統。如果從廣義教育資源角度理解,微課程則是課程改革與信息化進程中的學習資源創新,是學習內容與學習方式整合為一體的新型資源。廣西師范大學鄭小軍老師把它歸納為一種情景化、趣味性、可視化的數字化學習資源包。

          比較微課與微課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兩者之間的區別:微課是教師授課的電子濃縮版或曰課件的改良版,與十多年課件教學的結局那樣并不撼動傳統教學方式與人力資源培養模式。微課程則體現課程改革要求,并且支持正在醞釀中的第三代課程改革。從學習模式上來看,微課程更接近于MOOC。MOOC是一個完整的教學模式,有參與,有反饋,有作業,有討論和評價,有考試與證書。選修MOOC可以取得學分,可以充實生活與職業生涯,教育成為了人們基本的權利Coursera創始人達芙妮?科勒語)。微課程是與教學方式融為一體的,有利于創新人才培養,與未來的高等教育可能接軌得更加無縫一些。

          但是,兩者之間存在著內在的聯系,微課程中的資源與微課的呈現方式有著天然的聯系。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微課需要跳出技術與濃縮課的藩籬,走向微課程,在課程視野觀照下,思考微視頻的功能定位,使之與教學方式融為一體,為民族復興與國家發展培養創新人才。

        友情鏈接
        合作伙伴
        97久久天天综合色天天综合色